行业新闻

    长沙气温催生“懒人经济”长沙跑腿业务增3成

    发布时间:2015年12月7日下午6:30   

    长沙只有2个季节,一个是火炉般酷暑的夏天,一个是寒冬刺骨的冬天!

    便利店增加外送业务,不仅仅是送餐,送零食服务也开始兴起。雨花区竹塘东路千惠超市,早上和中午提供“送零食”服务。“但必须是10分钟之内可以来回的地方。”在湘江中路凯乐国际城附近的两家便利店也增加了送零食上门服务。“满20元起送。”良辰便利店文老板说,附近公司把他加进QQ群,一天能多近百元生意。

    专业跑腿:业务量增3成记者在淘宝网输入“长沙跑腿”,有91件宝贝信息,有成交记录的近16家。王伟是其中做得最好的。“在淘宝、微信里推广业务,5月至今做了200多单,平均每单40-50元。主要是因为天气热,这一两个月业务量增加了近3成。”王伟说,他是兼职,和10个开车的兄弟一起做,他收5%的介绍费。“找我们的都是急客,80后、90后的年轻人占80%以上,代送、代购、送餐、帮忙取东西,代办业务是最多的。”王伟说。

    跑腿圈子:用剩余时间换钱的人,在深圳外贸公司实习的湘潭妹子胡倩,萌生开网店“卖自己”的想法,“出卖虚拟的东西,比如时间。”胡倩说。嘿!还真让她找到了。在淘宝输入“时间”这词,被一个特别的词——“出售剩余时间”吸引了,代送花、代取送物品、代送蛋糕、代购物品、代送餐、代报名、代接送朋友、医院挂号……这个夏天,记者接触到了这样一群“出售剩余时间”为别人效劳并收取报酬的人。

    出售时间,20元/小时,胡倩花1元加入了“彩虹剩余时间”。“花1元,进入非付费会员群,花20元,进入付费会员群,付费会员能在平台做个人展示。”胡倩说。接单按时间收费,20元一小时,按服务项目不同,加收交通费、服务费、物品费、手续费等。“我们没有员工这一说法,有的只是会员和客服。客服是从会员里选出来的,都是兼职。”全职妈妈高雅介绍,她是彩虹剩余时间的客服之一。

    安迪,24岁,在上海做大字报项目经理,今年5月底加入这个圈子,已从普通会员跃升为客服。“我目前的工作是做二天休息二天的,工作也都通过手机和电脑完成,客服工作挺适合我。”安迪说。湖南有21人出售时间这个圈子的创始人是章树,今年27岁,有固定的工作,开了一家网店。偶然接触到出卖“剩余人生”的概念,他便果断改弦更张,把网店改名彩虹剩余时间专卖店,为别人代办事情。以“会员制”形式招揽全国各地会员。

    章树说:“目前彩虹剩余时间有上海、北京、深圳等一二线城市会员1000多名,客服十多名,各行各业的都有。在湖南,刚刚起步,目前有付费会员13人,非付费会员8人。”每单抽20%做管理费章树的会员制也得到了年轻人的响应。“圈子里近90%的都是80后、90后。”安迪说。1992年出生的胡倩认为,出售自己的“剩余时间”帮别人做事情是一种新的兼职形式,既新鲜又能让业余生活更丰富一些,还能交朋结友,最重要的是能挣零花钱。通过这个平台接单,会员自然也要留下“介绍费”。章树说,每单收20%做平台管理运营费。客服每单有10%的提成。

    跑腿代办服务瓶颈,人员流动、流单现象难避免,虽然会员每天在增加,但接单的会员在减少。“每天都有流单现象,平均在12单以上。”有客服说。部分二线城市刚发展,仅有二三名会员,而有会员是因为私人原因去不了,还有会员嫌钱少了不去。重生在外企上班,他表示,在这里呆了一年多了,依旧没有接过一单。“想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,所以一般的跑腿我是不接的。”重生说。

    会员来自天南地北,任务是五花八门,经营风险可想而知。虽然加入需要提供个人信息,包括身份证信息,但湖南大学产业经济研究所所长廖进中教授表示,无法统一的服务标准、缺乏有效监督的会员制度以及服务产品和对象的不确定性,都是其发展的瓶颈。“身份证可以仿造,会员的个人信誉也很难鉴定,没有行之有效的制度进行约束,不排除会出诚信问题。”

    记者手记:跑腿行业,仍需跑步前行

    从送餐不要钱,到看距离收费;从跑腿1元、2元,到现在最少20元,“人力”是越来越值钱;而“懒人、没时间”小姐、先生的增多,也使低门槛、低技术含量的跑腿公司发展迅猛。无疑这个新兴行业很值得期待。但不可忽视的是目前全国跑腿公司良莠不齐,服务质量各异,没有很好的监管平台和标准,也成为其发展的瓶颈。提升品质和服务质量,才能最终赢得消费者的信赖,也跑得更远更快。

    以上信息源于网络-三湘华声全媒体记者  杨迪 。

    全站搜索

    联系我们

    • 联系电话:15111199300
    • 服务时间:每天0:00-24:00
    • 服务地点:支持长沙市内所有区域